宣政院和帝师元世祖忽必烈掌控吐蕃的两大王牌

发布日期:2022-05-14 12:58   来源:未知   阅读:

  南宋淳祐七年(1247,蒙定宗贵由二年),吐蕃的佛教领袖萨迦班智达和蒙古皇子阔端在凉州会晤,标志着西藏地区正式纳入中国版图,成为我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萨班带领着萨迦派走出统领吐蕃的第一步,但并不是说他们就真的君临卫藏,毕竟其他教派的势力还是不容忽视的,看到萨迦派的得意,相信直贡噶举的札巴迥乃会后悔自己当初的退宿。

  因为萨迦派与蒙古人的合作,为他们的教派带来荣光,其他教派纷纷效仿,去各自寻找势力去投靠,来扩大自己的势力。

  随着蒙古汗国的政局动荡,西藏的局势也随之波动,定宗贵由汗去世,蒙古嫡系为了争夺汗位大打出手,最后由拖雷系的蒙哥胜出成为新的大汗,窝阔台系除了阔端这一支,基本是团灭(暂时的),阔端系也从昔日的皇子、皇弟成了旁系宗亲,萨迦派自然跟着成了冷灶,正逢萨班去世,萨迦派的处境顿时变的困难起来。

  之前紧抱忽必烈大腿的直贡噶举,因为势力最强大,被蒙哥汗留在自己名下,成为西藏新的统辖者,开始迎接属于直贡派的辉煌和荣耀。

  止贡派的行政长官翻起和萨迦派的旧账,在萨迦派的法苑里跑马,在大铜锅中贮水饮马,还拆毁萨迦寺舍改为街市,使两派之间的隔阂更深。

  被止贡派凌辱大受刺激的萨迦派,因为直属阔端系而失去经营西藏地方大权的领袖地位,就在此危难之时,十七岁的八思巴挺身而出,接任萨迦法王,带领萨迦派去迎接复杂而艰难的局面。

  蒙哥汗把漠南汉地和吐蕃地区的经营权授给皇弟忽必烈,忽必烈看噶玛噶举势力挺大的,就传召噶玛拔希会晤,希望建立起关系,但是,心高气傲的噶玛拔希看不上忽必烈,转头去抱蒙哥汗的大腿去了,去和林觐见蒙哥汗,在那里受到蒙哥汗和阿里不哥的宠信。

  蒙哥汗赏赐金印给噶玛拔希,封为国师,还赏赐他一顶金边黑色的僧帽,这也是噶玛噶举派黑帽系的由来。

  受到噶玛噶举派噶玛拔希冷落的忽必烈又把目光投向萨迦派的八思巴,年轻的八思巴面对忽必烈的召唤,欣然领命前去六盘山和忽必烈会晤,并成为忽必烈的宗教老师,建立起亲密的关系,坚定的选择和忽必烈站在一起没有离开过。

  不管是在蒙哥汗支持下的止贡派和噶玛噶举派,还是投靠忽必烈的萨迦派,谁也没有预料到,蒙哥汗居然死在南征的战场上,南宋景定元年(1260,忽必烈中统元年),忽必烈在开平继位,他的弟弟阿里不哥也在和林继位,兄弟俩展开了汗位之争。

  当年十二月,忽必烈就封八思巴为国师,授以玉印,统领天下释教兼管西藏地方事务,八思巴的弟弟恰那多吉被封为白兰王,尚墨卡顿公主(阔端女)。

  西藏的各教派势力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到蒙古皇室这场内讧中,萨迦派和蔡巴噶举支持忽必烈,两派曾经对阎罗王举行祈请差遣鬼神勾摄阿里不哥魂魄的仪式,而止贡派和噶玛噶举派则支持阿里不哥,对忽必烈是仇视的。

  结果我们都知道,是忽必烈打赢了内战取得胜利,站队站错的噶玛拔希被忽必烈囚禁,一直到至元元年(1264)才被释放,他的两个弟子也被处死,噶玛噶举派遭受打压,直到元末才翻过来身。直贡噶举也失去对西藏地方的领导权,不得不蛰伏起来。

  八思巴则陪着忽必烈站在胜利的顶端,再次被忽必烈任命为管理西藏地方事务的领导,享受萨迦派重新获得的荣光,真正站在卫藏的权利巅峰。

  西藏是中原对中亚、西亚联系的交通要道,西藏稳定发展了,元朝与西域汗国的交通才通畅,因此,元朝必须要经营好西藏地区。

  鉴于西藏地区教派林立,那些佛教经义能抚慰饱受战乱之苦的民众,减轻他们精神上的痛苦,起到麻痹民众的作用,面对这个有助于统治的大利器,统治者怎么会不想法子抓到手里呢?宣政院就这样应运而生,做为一个管理宗教的机构出现。

  至元元年(1264),忽必烈让八思巴、恰那多吉兄弟回西藏主持建立地方行政体制。依照忽必烈的想法,八思巴掌管宗教,恰那多吉掌管世俗,政教合一集于萨迦派一身。

  忽必烈专门下诏设立一个机构,就是宣政院的前身总制院,“总制院者,掌浮图之教,兼治吐蕃之事”。(《元史》卷205·桑哥传)

  总制院直属中央政府管辖,负责掌管全国佛教事宜并统辖吐蕃地区的军政事务,以国师八思巴领院使。

  宣政院,秩从一品,掌释教僧徒及吐蕃之境而隶治之。遇吐蕃有事,则为分院往镇,亦别有印。如大征伐,则会枢府议。其用人则自为选。其为选则军民通摄,僧俗并用。至元初,立总制院,而领以国师。二十五年,因唐制吐蕃来朝见于宣政殿之故,更名宣政院。(《元史》·卷87·志37)

  被封为国师的八思巴,积极的发挥自身影响和作用,在西藏建立行政体制,对稳定藏区、树立萨迦派权威做出贡献;向忽必烈进献蒙古新字(八思巴字),弥补元政府制度上的不足;八思巴还在大都举行宗教活动,主持皇室佛事事务,并形成制度延续下来。

  至元七年(1270),忽必烈封八思巴为帝师大宝法王,从此,帝师成了佛教的最高领袖,八思巴就是元朝第一位帝师。因为帝师的存在,藏传佛教在全国宗教中处于优越地位。

  对于总制院,身为帝师的八思巴其实只是挂名,真正的院使则是备受忽必烈宠信的桑哥。

  至元二十五年(1288),尚书省右丞相兼总制院使桑哥建议把总制院更名为宣政院,仍以桑哥兼宣政使。

  桑哥又以总制院所统西蕃诸宣慰司,军民财谷,事体甚重,宜有以崇异之,奏改为宣政院,秩从一品,用三台银印。(《元史》卷205·桑哥传)

  宣政院地处京师,与枢密院、中书省、御史台并列,可以不通过中书省任命官员,一般情况下,宣政院使都是由丞相兼任,副使则由帝师举荐。

  西藏地区行政机构的设置及官员任免、升降、赏罚,都要听中央和宣政院的;宣慰使都元帅、元帅、转运,甚至万户长,部分重要的千户长等高级官员则由宣政院或者帝师推荐,然后皇帝再任命。

  第一,就是维护僧众的特权利益,元武宗时期曾经颁布诏令,敢殴打蕃僧的民众,截断手,敢辱骂蕃僧的就截断舌头,幸好被时为太子的元仁宗劝谏才废止这个诏令。而宣政院臣方奏取旨:凡民殴西僧者,截其手;詈之者,断其舌。时仁宗居东宫,闻之,亟奏寝其令。(《元史》卷202·列传89释老传)

  第二,就是管理佛事,像修建寺庙了,主持佛事了,刻印经书了,这些种种耗费钱财的事情都归宣政院管。

  第三:负责涉及到僧人的刑事案件和纠纷,遇到僧人涉案的案子,都要由宣政院会同御史台共同审理。可想而知,宣政院的一碗水会不会端平,偏袒蕃僧的事件屡屡发生,直到元仁宗继位后的至大四年(1311)十月才下令停止宣政院过问僧人词讼。

  军事方面:直接负责吐蕃地方的军事,有权设置军事机构、任命军事长官;负责对藏区反叛者的征讨。最初宣政院只有任命长官权而没有发兵平叛权,必须和枢密院合作,宣政院任命将官,枢密院派兵,元仁宗继位后在至大四年(1311)八月令西蕃军务隶属宣政院,宣政院才真正全面负责吐蕃地方军事。

  行政方面:负责行政机构的设置和官员任命,还有军民财谷,以及驿站的管理和驿户的救济。

  大概在至元十四年(1277)二月,忽必烈在江南设立江南(江淮)总摄(总统)所,掌管江南释教,免除僧众租赋,由杨琏真伽担任总统,这货在江南危害颇大,挖掘南宋皇陵修天衣寺,抢占民田修建寺庙,严重损害老百姓的利益,宋理宗的头颅被做成饮器,就是这厮搞的。

  至元二十八年(1291)七月,桑哥被杀,做为桑哥党羽的杨琏真伽受到牵连,气焰一落千丈。

  九月,朝廷在南京水西门赏心亭设立行宣政院,品秩从二品,管理江南诸省地面僧寺功德词讼等事,隶属宣政院。

  至元三十年(1293)南京行宣政院迁到杭州,取代江南释教总统所。这个总统所也在大德三年(1299)五月罢黜。

  元仁宗继位后曾锐意改革,就把侵民、扰民的杭州行宣政院罢黜,只过了七年,延祐五年(1318)九月,在答己皇太后宠臣铁木迭儿的操控下,杭州行宣政院得以复立。

  泰定三年(1326)八月,泰定帝也孙铁木儿再次罢杭州行宣政院以及功德使司,另外设立十六处广教总管府摄事,但并未落实到位,二个机构一直存在并没有被裁撤。

  文宗天历元年(1328),第三次罢杭州行宣政院,这次的确落实到位被裁撤掉。不过,又在顺帝元统二年(1334)正月,复立杭州行宣政院,罢广教总管府,直到元朝灭亡,杭州行宣政院一共存在63年。

  除了杭州行宣政院之外,宣政院下属还有另一种纯军事性质的行宣政院,仅限于西藏地区,一般都是藏区有叛乱的时候,朝廷临时设立行宣政院,讨平贼寇。

  西番贼起,杀镇西王子党兀班,立行宣政院,以也先帖木儿为院使,往讨之。(《元史》本纪39顺帝二)

  除了杭州行宣政院和西藏的临时行宣政院,宣政院在各地还有其他管理僧政的机构,比如大都总统所,西夏僧总统所(治所在中兴府),陇西四川总摄所,哈的结鲁伴卜总统所(治所在临洮府)。

  在西藏还分设三道宣慰司:吐蕃等处宣慰司都元帅府(朵思麻宣慰司)、吐蕃等路宣慰司都元帅府(朵甘思宣慰司)、乌思藏纳里速古鲁孙三路宣慰司都元帅府(乌思藏宣慰司)。

  从八思巴被封为帝师开始,元朝就盛行帝师制度,一共有十四位帝师,八位出自八思巴的款氏家族,六位出自帝师弟子或者侍者。

  帝师很忙碌,要给皇帝传授佛戒、举行灌顶仪式;要带领僧众做佛事,为皇帝及皇室镶灾袪难、祈祷国运;还要主管宣政院、管理吐蕃大小事务。

  帝师不但是全国僧人的宗教领袖,还是皇帝和皇室成员的精神支柱,地位非常崇高,群臣聚会,帝师坐在群臣之上,帝王后妃受戒之时,都要跪拜帝师。

  萨迦派的帝师们利用皇帝对他们的尊崇扩大本教影响,皇帝也利用帝师们的影响加强对吐蕃地区的管理,各取所需,互相影响。

  因为帝师是款氏家族世袭的,帝师们多半都是年少上位,还要忙着学习,要么就留在京城,少有掌管实权,真正掌握实权的都是萨迦的本钦。

  八思巴在位晚期,就发生过一起本钦谋逆案,至元十三年(1267),八思巴的弟弟白兰王恰那多吉病死,年仅28岁。八思巴任命叔叔萨班的侍者释迦桑波出任萨迦本钦,管理乌斯藏。

  释迦桑波去世后,八思巴又举荐贡嘎桑布接任本钦一职,就是这个贡嘎桑布,获得权力后与八思巴作对。

  忽必烈知道后很生气,派桑哥率军去修理贡嘎桑布,至元十七年(1280)桑哥入藏,诛杀贡嘎桑布,把他的支持者流放到江南,而八思巴也在这一年去世,年仅46岁。

  八思巴的异母弟仁钦坚赞是萨迦派第二位帝师,在八思巴去大都的时候就在萨迦代掌教务,八思巴返藏后又把他派到大都固宠,也被忽必烈封为帝师,他死在了八思巴前边。

  因为忽必烈对八思巴的信任,全力扶持萨迦派,所以元朝皇帝认为帝师必须出自款氏家族,只有款氏没有男性继承人时才由其他人担任帝师。

  萨迦派一直都是伯侄传承关系,几个儿子中,年长的出家为僧,小儿子结婚生子繁衍后嗣,这样做虽然有减少兄弟阋墙的事情发生,但同时带来男丁稀少的隐患。

  恰那多吉死后,遗腹子达玛巴拉继承伯父八思巴的帝师之位,但他没有兄弟,忽必烈又强迫他迎娶宗室女,生了儿子达玛巴扎,不幸的是,这父子俩一个早亡,一个夭折,款氏嫡系断绝,帝师才由非款氏家族的高僧担任。

  从第四任到第七任四位帝师都不是款氏子弟,直到元成宗时,把流放在江南的款氏唯一后裔达尼钦波桑波贝召回,把妹妹门达干公主嫁给他,并让他多娶几个妻妾多生孩子,为款氏续命。

  达尼钦波桑波贝一气儿生了十几个儿子,第八任贡嘎洛追坚赞贝桑布、第十任贡嘎勒贝迥乃坚赞贝桑布、第十二任帝师贡噶坚赞贝桑布都是他的儿子。

  没儿子闹心,儿子多了更闹心,各个争权夺利,第八任帝师贡噶洛追坚赞贝桑布就分众兄弟为四个拉章,分裂萨迦,为萨迦政权被帕竹政权取代奠定一部分基础,这大概是贡噶洛追坚赞贝桑布始料未及的。

  透过表象寻找历史真相,以史为论,诉说个人见解。有喜欢辽夏金元的朋友可以关注猴格,不会让您失望!当然,还有后宫八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