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总裁之子一年晋升董事长 经营堪忧股价“大腿斩”

发布日期:2022-05-04 14:28   来源:未知   阅读:

  全名“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隶属中国科学院,是一家以机器人技术为核心的高科技上市公司。

  近期,机器人总裁之子在下属公司入职一年就荣升董事长的“奇幻”履历引起市场广泛关注,被不少人甚至深交所质疑利益输送。

  而当下令公司最头疼的问题,可能并不是因此事被送上热搜,而是公司经营堪忧,净利润大额亏损。目前,公司股价已较2015年下跌超70%。

  公开资料显示,机器人旗下设立了一家全资子公司,名为中科新松,中科新松又是另一家公司——上海创屹的股东方,目前持有上海创屹股份比例为16.36%。

  天眼查显示,上海创屹成立于2019年10月,董事长为曲晨耕先生。2020年4月,曲晨耕先生作为普通员工入职上海创屹,入职后参与上海创屹经营和融资工作,到2021年4月23日就升任了上海创屹董事长。

  一年时间就从普通员工升至董事长,本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励志的故事,但该消息却引起市场的强烈质疑,因为曲晨耕先生,正是机器人总裁曲道奎先生的儿子。

  深交所也就相关问题进行了询问,要求说明公司参股上海创屹是否涉及利益输送,是否存在关联交易未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及披露义务等情形。

  机器人也做出回应,予以否认。公司表示,上海创屹成立后现有技术与产品不符合市场化条件,市场开拓未能取得有效成果,其持续开发的乒乓球机器人技术与产品对资金投入需求较高,上海创屹的经营陷入困境。为快速研发乒乓球机器人,迅速占领市场,上海创屹需要进行市场化融资。

  曲晨耕入职后,运用其专业能力和工作经验积极参与上海创屹经营和融资工作。曲晨耕入职至今为上海创屹融资累计金额4000万元。根据上海创屹外部投资人要求,曲晨耕于2021 年4 月23 日变更为上海创屹董事长。

  上海创屹成立后一直由团队独立运营,中科新松除缴纳注册资金本400万元以外无其他投入,上海创屹研发与市场开拓资金的持续投入源于融资时投资者的资金投入,不存在利益输送情形。然而,对于机器人的回应,有市场投资者并不买账。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创屹科技在曲晨耕先生入职至任董事长期间,获得过2轮融资,其中2020年10月获得了上海空晨科技有限公司和中山市岚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天使轮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空晨法人正是曲晨耕先生;岚邦投资法人郑政邦有多位合作伙伴都是上海创屹科技高管;当时投资创屹科技时两家企业的成立时间也并不长;且成立至今,两家公司对外仅有的4笔投资均投入了“创屹系”企业。(图一、二)

  如此来看,这两家投资机构与曲晨耕先生有着密切关系。能在一年内如此顺利融资,能力出众之下,是否还得益于先天资源优势不得而知。

  此外,上海空晨与岚邦投资人员规模与参保人数均未显示;岚邦投资2021年9月还因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监管机构列为经营异常。这些投资机构资质是否合规也值得注意。

  回到机器人本身,公司经营情况也不乐观。2019、2020年营业收入连续下滑。2020年亏损3.90亿元。

  2021年,公司预计亏损额进一步增大,达4.48亿元–5.82亿元,已存在退市风险。此外,公司其余财务指标也堪忧,近年来经营现金流均为负。

  2020年机器人亏损主要由于计提了大额资产减值损失。2019年之前,公司未发生过大额资产减值损失,但2020年,公司资产减值额瞬间激增,达3.79亿元,主要是因为存货跌价损失、合同履约成本减值损失。减值原因主要包含研发超支、战略转型导致原有存货跌价等。

  需要提及的是,机器人2021年亏损更大的原因之一也是计提了约3.28亿元的存货减值。公司称,2021 年由于原材料价格上升,设计需求变动,疫情影响导致材料采购的延迟交货等造成了项目交付延期,成本在预期外上升。

  看得出,机器人正面临着巨大的成本压力。站在停牌退市边缘的机器人,2022年的经营责任重了许多。

  资本市场上,机器人股价2015年来持续下跌,至今累计跌幅超70%(见图四)。2021年6月底,还有上百家基金持股机器人,但到当年三季度末,相关基金几乎全部撤离。

  (来源:股市动态分析周刊的财富号 2022-03-23 10:37)[点击查看原文]

  郑重声明:用户在财富号/股吧/博客社区发表的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郑重声明: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东方财富社区管理规定》